你的位置:主页 > 汉语言文学 >

鱼池爽钓德国镜鲤-方得舌尖上的美味

2020-06-05 | 人围观

  周六,微微风,不算太热。酷暑时节,有个凉爽的天气,实在是难得,对月把天没钓鱼的我来说更是难得。一大早6点跑到公司,处理完一切事情,拿上渔具直奔小波鱼塘。

  

  伟哥早早的到了,已经出了四条鲤鱼了,2.0的线还切了两次,真是早起的鱼儿有食吃啊,早起的人有鱼钓啊。

  支摊,调漂,活食,几周没钓了,动作都快生疏了。9点,老板不知道在那搞的德国镜鲤,说是放400斤,对岸钓友老薛在监督放鱼。9:30,我钓出了全塘第一条镜鲤,抄鱼上岸之后才发现这鱼浑身一片鳞都没有,光滑似泥鳅。脊背乌黑,腹部金黄,酷似金鳜。好鱼,入护。

  抛杆,中鱼,遛,抄,过程不表。至下午6:00一共钓获清一色镜鲤10条,全天跑鱼四条,无倒刺挂不牢。一拎护还挺沉,基本上二斤上下的个头,大的有三斤多。

  

  

  

  专门带了个鱼桶,要活的。放鱼缸里也还不错。

  

  晚上杀掉四条,尝尝鲜。一条大的,三斤多。其实不是我想杀生,只是兄弟们想吃你。唉~~阿弥陀佛,我会在舌尖上为你超度的。 黄黄的尾巴,有点像戈雅。鱼片鱼骨分开放。片好的鱼片,晶莹剔透,肌肉鲜红紧实。

  

  

  

  当今苦逼钓鱼男,上得鱼塘钓到嗨,下得厨房能做菜。鱼头油煎,炖个汤大个鱼头单独过油,再留条尾巴装盘用。大功告成,是不是很诱人啊,我把他起名为:炸弹闷骚鱼,哦,说错了,~炸弹闷烧鱼。

  

  

  

  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