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汉语言文学 >

《驴得水》中放荡的底线 与任素汐的剧场那五年

2020-07-03 | 人围观

  

  《驴得水》女主角任素汐

  声明:本文涉及严重剧透,请谨慎阅读。

  1905电影网专稿 别急着问任素汐是谁,我们先来聊聊《驴得水》。

  2009年,中戏毕业的青年导演周申听来了一个段子,在这个段子里,“驴得水”是个人,姓吕不姓驴,是一个缺水的山区学校为了养驴挑水,虚报的一个吃空饷的老师。

  2012年,《驴得水》变成了一场话剧,刚刚登台时也是无人问津,但很快,这出戏便因为其强烈的批判主义色彩和高密度的喜剧包袱名扬四海,一时间一票难求。

  2016年,《驴得水》经过了上百场的舞台检验搬上大银幕,在《夏洛特烦恼》这匹票房黑马上尝到甜头的开心麻花影业参与了出品,成为了院线上的又一个“话剧IP”。

  或许,相比于筹备历程、宣发模式和市场期许,《驴得水》的内涵表达更值得被拿出来探讨。在类型化的电影市场中,黑色幽默的喜剧并不少见,但《驴得水》的辛辣讽刺仍然别具一格。

  为了“吕得水”的工资和高额奖金,表面上顾全大局的校长牺牲了所有人,包括自己的女儿;在真正的强权和暴力面前,动不动就要仗义出拳的铁男变成了跪地求饶的走狗;身居高位的教育部长胸无点墨,却还装作学富五车……在这个寓言化的荒诞故事里,人们贪婪、虚伪、懦弱,在看似有序的制度中各取所需,形成了《驴得水》不留情面的社会批判。

  当然,一个动人的故事不可能仅仅依靠社会批判而动人,《驴得水》在讽刺现实的同时又调动了一条情感脉络,说到这里,本文的女主角、当然也是《驴得水》话剧及电影两个版本的女主角就该出场了——

  在《驴得水》里,她叫张一曼;在排练厅和银幕外,她叫任素汐。

  无缝嫁接的表演观念:五年一出戏 活在角色里

  现在,你可以问任素汐是谁了。

  在05级中戏导演系导、表混合班里,任素汐是年龄最小的一个。《驴得水》的导演周申是她的老师,班上的同学们都比她年龄大,于是她便成了大伙儿的“御用演员”。“我们班有12个学导演的,24个学表演的,导表演课都是在一起,我是12个学导演的里面的一个,但是年纪最小,我要导戏谁都不听我的,那我就听你们的吧!”

  在话剧版的《驴得水》之前,任素汐出演过不少类型的舞台剧,比如完全没有对白的“肢体剧”《壹光年》、《东游记》,音乐剧《瘾型人》,乃至郭德纲执导的德云社舞台剧《唐伯虎点秋香》,这些都为她日后在《驴得水》中大放异彩埋下伏笔:穿着高开叉的旗袍风情万种,在充满荤段子的台词中游刃有余,包括那首从第一场话剧便开始唱的《我要你》,形体、台词,乃至歌喉都令人惊艳。“我父母都是乐器演奏员,音乐氛围要比表演氛围好一点。我是从小喜欢唱歌,你要非说我唱得有多好,反正这个得看跟谁比吧!”

标签:
Top